割草志(三)

1. 会说“也”的设计师不是真正的设计师——“这个效果我也会做”,为什么不是你原创,要来“也”别人的呢?

2. 在《卡罗兰》中,卡罗兰问黑猫“你叫什么名字”,猫说“我们知道自己是谁,所以不需要名字。而你们人类不知道自己是谁,所以需要名字”。

3. 驴子面前吊着嫩草,近在眼前,却永远吃不到,这就是有些人所谓的“希望”。更可悲的是,这把草是驴自己吊的。

4. 我一个朋友,每天都会做长篇的、古怪的梦,我问“你如何确定那不是现实?你如何确定现在不是梦境?”,回“恩,我还没做过连续剧一样的梦,至少现在每天都在连续剧”。所有研究哲学的都要去撞墙…

5. 在以前的公司有次开会的时候,就是分享新知识的那种,几个老娘唧唧咕咕说,我还要做东西呢,我就知道这群老娘大脑停摆了,只能完成重复的机械运动,是活体的CPU。

6. 吃你的肉,喝你的血,啃你的骨,让你每天疲于奔命,活得毫无尊严,还让你忠于它。

7. 已删除

8. 有人说你们设计师别自慰了,美工也好,设计师也好,只是个称呼而已。我不认同——名不正则言不顺,就像码农和程序开发一样,一个是没有思想的码字机,一个是赋予代码生命的人。

9. 北村说:……人民看不透领袖的人性。但有个办法很管用:用上帝的眼光看那个人,他就原形毕露。因为他再"牛逼",也是上帝造的。 我说北村你错了,有些人不是上帝造的,是王八艹的。

10. 现有的科学不过是在强大的自然面前惶恐的人们为了安慰自己而杜撰出的一套自圆其说的理论体系罢了。

12 Comments to This Post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