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到死都不懂事

有些人一岁而明廉耻,有些人到死都不懂事。

今天有个前辈介绍他的朋友加我QQ,因为是前辈,所以就同意了。那人加了我QQ,于是 Asshole 开秀啦。因为在验证信息里写着“做视频”,所以我就默认那是他的名字。


这是聊天记录

他第一句话就是“做视频的吗?”,这说明他小学生行为规范没学好,“你好”都不会说,不过说不定他没上过小学,所以可以理解。

在我解释我不是“做视频的”后,他直接绕开话题。这是很没礼貌的,但他是前辈的朋友,不好直接骂人。

最后我表示不感兴趣之后,他说“昏”,不要小看这个“昏”字,据我所知,有很多人(我是说小学生)分不清“昏”和“晕”的读音,所以我给出了他正确的汉字,并标明了读音,这足以表明作为上个世纪伟大的“文人”,我为中国的小学教育事业贡献了绵薄之力。

在我说明了他想抄袭的那个视频“技工都可以做”后,他说好的,我说“再见”——此处着“再见”二字,境界全出,表明了一个小学教育工作者充分遵循我天朝“举杯送客”的礼节。

记得一年前,我遇到一个搞编程的,不怎么待见设计师,和我谈话的时候老是贬低设计师。他说“你实习的岗位是美工吧”。我说是的,往广义上说,也可以归类到“IT民工”里。(对于设计师来说,美工差不多是侮辱性的称呼。)

十年前我是个至诚君子,现在我是个恶毒小人,虽然只是嘴上的。

蛋疼推荐:一个蛋疼的台湾高中生的语文课本涂鸦

21 Comments to This Post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