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坝与伏尔泰拉的裤衩

驴霸的事现在已经沸沸扬扬了,这个东西到底如何,相信大家都有一本账。我的一个朋友说,作为曾经的愤青,你不该说些什么吗?

我没什么好说的,不过我想起一幅画的故事,请看图片(点击去相册看大图):

最后的审判|米开朗琪罗

毫无疑问,这是来自米开朗琪罗的《最后的审判》。

请注意局部细节:

局部和谐图

哦也,关键部分被画家河蟹鸟。果真是这样么?你不觉得那些遮羞布很笨拙么?没错,这些布并非画家所作,而是后来有人添加上去的。

米开朗基罗在揭幕这幅壁画时,史无前例地把人物无论善恶都描绘成有醒目SZQ的LuoT,Carafa枢机(枢机,Cardinal,罗马天主教中仅次于教宗的职位)对此加以强烈反对,认为在基督教最重要的教堂内,不能容忍如此的Y秽、“渎神”和不道德。据说当 Cesena 向教宗抱怨时,教宗回答说他的裁判权没有延伸到地狱,因此这画像得以保留。但是米开朗基罗去世后不久,教皇就命画家伏尔泰拉给这些LuoT人物添画了遮羞布条。这位画家因此得了个“穿裤衩的人”的绰号。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

  • 遮羞布非但不能遮羞,还有可能成为羞耻之源
  • 比起蒙住来教堂人的眼睛,还是在源头上动手脚显得“高明”

很冷的后传:后来教皇接到工信部通知,于是……

局部河蟹

各神感言:比起遮羞布,还是驴霸好,一个盾牌挂在裤裆下,走到哪都傲视群雄!

line1

8 Comments to This Post

Add a Comment
  1. Carafa枢机?没有错吧?
    这篇文章从另一角度说了这个问题,很有意思,赞一个

    回复

    armgod:

    @derek 枢机是罗马天主教中仅次于教宗的职位嘿嘿,的确很奇怪的名字

    回复

    derek:

    @armgod 城管才是做牛X的,那块盾牌不行啊

    回复

  2. 哈哈,非常形象

    回复

    armgod:

    @zwwooooo :-)

    回复

  3. T

    时代不同,遮羞布也换甲了

    回复

  4. 滤霸的始作俑者们也想“当穿裤衩的人”。再说滤霸连技术上貌似都没有过关,就想用它三脚猫的功夫,来做护航使者,回去再修炼去~

    回复

  5. 这个遮羞布是高科技滴

    回复

添加评论

邮箱不会被公开, 标有 *的是必填项

*
*